360:别人靠不住。

佚名 2022-07-29

360和北京时间还没有等到幸福的结局。

4月20日,有媒体报道,360已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将其持有“北京时间”4月12日前,60%的股权转让给北京新媒体集团。

有趣的是,4月12日是北京时间的三周年生日。

回顾过去的岁月,这样“感情破裂”在周鸿祎身上反复重演,人们无法忘记他穿的红色POLO衬衫和手中的枪。

2013年,周鸿祎参加了一期《天天向上》360产品专场,不记得主持人名字的他自曝手机号。节目播出后,自媒体在微信上搜索了这个号码,找到了一个网名“AK47”的用户。

AK47原产于前苏联,是世界上累计产量最大的枪支,被军迷称为“经典反派枪”。

对周鸿祎而言,AK47不只是一把枪支,更是战斗精神的象征。

斗士,曾经是周鸿祎无法抹去的标签,PC时代的360以“好战”成名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曾经“提枪就上”但周鸿祎却开始广结盟友。

有人说周鸿祎已经放下枪杆;他自己说,人们想念互联网上的炮火。

有趣的是,周鸿祎至今最喜欢的电影画面大多与炮火有关,比如《生死狙击》中独自伏击队的狙击手,《黑客帝国》中独自闯入摩天大楼的主角。他们宣扬个人英雄主义,但作为企业家,周鸿祎知道自己不能成为英雄“孤胆枪手”。

不能提枪独闯天涯,周鸿祎要“与天下为伍”,这条路更有趣。

1

4月12日,三年前,“北京时间”呱呱坠地。

今天,360宣布将投资数亿元与北京电视台合资,估值至少25亿元。为了吸引优秀媒体人士,360还开放了10%的期权。在70多人的创业团队中,360总裁齐向东担任CEO,腾讯、搜狐等门户网站都有很多高管。

显然,北京时间出生在光环下。

但很快,北京时间的团队开始出现裂痕。起初,他担任北京时间CEO的齐向东要圆自己17年的新闻梦,准备独立成军。然而,360的新闻团队吸引了腾讯前副总编辑杨福正式接管北京时间。齐向东的新闻梦只是等着开始,但没有结束。

事后,360公关团队回应了分家失败的消息:私有化的关键时刻不能出这种事。

团队与自损团队斗争,同时拉开了内部困境的序幕。北京时间成立一年后,副总编辑和副总裁相继离职。到2017年,北京时间被曝大规模裁员,部分业务线不再保留。

现在回想起来,北京时间的诞生是信息流平台的爆发期,但今天的头条新闻和一点信息已经是珠玉了。然而,由于内容方向的不同,许多高管在北京时间内离开,未能发挥核心竞争力,最终在竞争中落后。

因此,前品牌光环和明星团队成为360 的负资产。最后,和齐向东一样,周鸿祎也没能实现最初的梦想。

然而,在新媒体的道路上,北京时间只是360探索过程中的一个缩影。

2014年,360与光媒合资成立,先看公司,发力在线视频;2015年,360与东方明珠打造联合品牌BesTV 继续发力互联网影视360。

到2016年,前湖南卫视主持人李湘正式担任360娱乐总裁,负责360娱乐内容的创作。与此同时,360还声称将投资300亿元“乐次元计划”,攻击经纪公司、演艺公司、娱乐综合体等项目。

最后,这些项目都结束了。

360与北京时间的合作失败绝非偶然这是周鸿祎一路联盟进入手机和新媒体领域的重要片段。从时间顺序看,这次合作告吹仿佛是周鸿祎新媒体梦的终局,但同样是拉开360尘封往事的序幕。

2

周鸿祎的”AK47”2014年平安夜首次亮相。

那天晚上,当360名员工要么交换苹果,要么在一线工作时,周鸿祎写了一封内部信,宣布360将被杀入手机领域,并在最后附上“带上AK和我一起去南方做手机”这句军令。

平安夜9天前,奇虎360宣布投资约4亿美元与酷派手机结盟,成立合资企业。第二年5月,周鸿祎带着他的新手机公司“奇酷”登上历史舞台。

新闻发布会当天,主办方在入口处写了一句话:见面的人会再见面。

这似乎是对周鸿祎多年手机梦的总结:他遇到了无数人,路过了无数人。

2012年,360敲开了手机界的大门。当时,中国正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小米刮起了它“互联网手机”通过3Q大战打出“安全牌”360,其搜索业务与百度、搜狗打得难以分割,市场份额增长遭遇巨大阻力。

显然,手机是周鸿祎想讲的新故事。

“小米模式”成功后,周鸿祎很快发现了雷军的打法,并决定进入小米“战略拦截”,然而,360缺乏硬件制造能力,自主开发手机至少需要一年时间。周鸿祎终于选择了特殊的机器路线。

这一次,战斗力快的周鸿祎选择与传统厂商站在一起,后者提供硬件,360提供用户和内容,周鸿祎进入手机市场。

2012年5月,360与TCL合作推出特供手机“AK47”,在这“第一杆枪”此后,360先后与海尔、夏新等厂商合作,在鼎盛时期,360曾与华为示爱。

与硬件厂商为伍,周鸿祎进入手机的决心显而易见,但现实总是那么残酷,更艰难的后路正等着周鸿祎和360。

当年AK47上市后,数字评估媒体无情地指出了许多缺点,特别是与小米手机的对比被外界疯传,“360特供机”一时成为众矢之的。

有趣的是,当负面评论铺天盖地时,周曾怀疑小米要求水军攻击360,于是他叫雷军来朝阳公园谈谈,但雷军只回答他一句话:你有什么能力约我出去?

周鸿祎提枪迎击雷军一度被外界解读“小三大战”,然而,这场引人注目的战争让华为余承东质疑了360,最终埋葬了两者的合作。

除了华为,360特供机的战绩极其惨淡,与夏新合作的学生机销量最好,但只有40万部,而与深圳创智成合作的特供机销量仅为60天15万部。

因此,随着360与华为的合作,周鸿祎“特供机之路”以失败告终。

多年后,周鸿祎用了“就想捞一把”总结自己的特供机道路。为了拦截小米快速进入手机市场,缺乏战略方向的360贸然进军,操之过急的周鸿祎未能获胜。

工作缓慢,360特种机器也缺乏好产品,因为传统制造商不知道360,缺乏信任;其次,360作为合作伙伴,但不参与手机研发。

自主研发的道路并非没有提上议事日程。360内部有人建议周鸿祎买几个小团队自主研发手机,但当时他正忙于搜索业务,没有走上这条路。

由此可见,即使有传统厂商的加持,缺乏坚定战略和投入的360也未能走得更远,周鸿祎迫切需要以新的合作方式打开另一扇通往巅峰的大门。

2014年,周鸿祎以最大的诚意回归手机行业,于是有了开头的内部信和新闻发布会。

3

54天后,周鸿祎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话“谁在我背后捅刀子?screw我,我的原则是肯定的fuck回去”。

当年6月28日,酷派集团宣布乐视已购买集团董事长郭德英18.股份的5%,排名第二大股东,距离360和酷派结婚才半年。

在三个月后的奇酷手机发布会上,周鸿祎用“东莞没有爱”来形容乐视这次抢亲。

东莞有个地名叫松山湖,是处天然水库,后来被政府设立为高新区,周鸿祎和郭德英就是在这里谈成合作的。

360和酷派的结合绝非完美婚姻。

奇酷成立初期,团队磨合是首要问题。手机领域初出茅庐的周鸿祎一边学习一边做。当时,公司每周召开一次会议。即使周鸿祎不能亲自出席,他也会在电话里听和指导。

周鸿祎深入参与公司战略,在为酷派带来互联网思维的同时,也获得了酷派的供应链资源和生产经验。

360的360开要掌握话语权,但联盟的裂缝也产生了。

当时奇酷一家公司最早从市场团队开始裂缝。PR部门甚至分为李旺“大神”团队,360公关部,空降CMO三大派系。

团队间派系林立实是冲突的前兆。当时,奇酷是由360和酷派组成的,但强大的360团队是领导者,酷派团队逐渐被边缘化,甚至当时的奇酷总裁李王也无法决定产品的方向。

感受到权威挑战的李旺,半年后离开了奇酷,接任了总裁CTO朱芳浩的掌权时间不到一年,改变了领导人的想法,高管的频繁轮换也损害了团队的稳定性。

团队磨合困难,总统变化频繁,奇酷的矛盾最终激化为创始人的观念冲突。

酷派的研发能力集中在低端机器领域。郭德英认为手机几乎可以,但周鸿祎对旗舰机器的要求直接指向高端市场,两者之间的纠纷是不可避免的。

同时,由于周鸿祎对低端机的影响,“大神”采取降价销售策略,再次引起郭德英的不满,最终将资源转移到其他生产线,并与乐视合作“成亲”。

故事结束时,奇酷正式更名“360手机”,没人提那段“东莞爱情故事”。

360和酷派走到了一起,但没有走到最后。表面上看是团队磨合失败和创始人冲突的问题,但从深层次上看,手机领域“二进宫”但周鸿祎还是犯了战略错误。

2015年,奇酷手机发布了四款机型,价格从1199元到3599元不等,进入低中高三市场。年底,奇酷手机总销量200万部。

事实证明,奇酷手机最终只抓住最终只抓住低端市场,当年售价2999元的王凯定制版只发货不到1万台。

因此,奇酷手机缺乏差异化亮点,找不到细分受众。贸然进入高端市场也使360积压了大量中高端机库存。李开新当年的首要任务是“清库存”。

之后,荣耀老将点评360手机时说:我害怕这样的损失。

奇酷手机缺乏亮点,也缺乏鲜明的标签和明星产品。360手机曾主打“安全”与“性价比”,但前者的概念很难推广,后者显然是小米。

可以看出,360手机的战略错误是,当国内制造商竞争激烈时,360没有找到可行的差异化道路,盲目进入高端市场,但留下了损失问题。最后,用户还是记不起360出了什么手机。

当国内手机厂商争夺屏幕和摄影技术五年时,没有人记得曾经“端着AK47做手机”去年,360手机的市场份额不到0.3%,月销量6万余部。

4

为什么360放不下手机梦?

在PC时代,打出“安全”和“搜索”长板360不用太担心流量入口,但移动互联网到来后,一方面带来了硬件升级,另一方面也改变了流量入口和分配网格 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